福彩快三网上投注站

网站导航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首页 > 后勤保障
都市周报:杭州有个人 橡皮留痕
发布时间:2019-08-01 14:31:51   浏览次数:62
【字体: 】   【关闭窗口】  【打印该页】
都市周报:杭州有个人 橡皮留痕

文|郎雁平·图|步恩撒

◎ 坚持手作的精神,传递的是愉悦,坚持的是梦想。

◎ 有一种痕迹,是你可以留在任何你想留的地方,不只是橡皮章,还有年少时那多彩的梦。

汪妍歆的QQ名字叫“眼镜眼镜眼镜”,一名大二的小姑娘,鲜活鲜活的,所以名字才能取得那么跳跃。

“我是眼镜”,率领着杭州橡皮章子活动小组的成员们在弥谷咖啡的大桌子上活动的她,下意识地抬抬眼镜:“这个名字呢,是因为我眼镜片比较厚啦!”

她捧着一堆橡皮章、印泥、刻刀走到另一个位置,眼前瞬间被她摊得五颜六色,阳光真好,手作的魅力闪闪发光。

第一次刻章心跳手抖

1

80、90后的怀旧备忘录里,一定有橡皮。号称自己曾收藏橡皮的人不少,还能说出它们去向的人就少了。眼镜曾经也是橡皮收藏爱好者,很长一段时间,她和橡皮之间找不到更深的联系。直到高二的时候,当她无意中在网络遇到一群玩橡皮的人,橡皮就不仅仅只是抹去错误的橡皮了。

她发现了橡皮的神奇玩法——刻章。一把刻刀,一块橡皮,几个印泥……入门似乎是件很容易的事。

那时候的眼镜本就是个手作能人。流行手绘衫、鞋子的时候,她也自己尝试。第一件比较得意的作品是超级玛丽的TEE,和别人用丙烯不同,她发现的是一种纺织颜料,上色容易,且不会褪色。穿着自己的手绘TEE进校园,她觉得“很自豪”。

初接触橡皮章子,她新鲜感爆棚,自己买材料,学教程。“当时淘宝上只有一两家卖橡皮章子材料的店,国内玩的人也不太多,比较分散。要学,就得靠自己琢磨。”眼镜的第一个作品是字母“H”,没有特别的意义,只想从容易的入手。“没想到下刀很艰难,手一直抖,心跳也很快。”颤颤巍巍地刻了一个看似简单的“H”,花了她半天的工夫,中间的线条还是断的。“很烂!真的很烂!”

陆续再试了几个,眼镜都不满意。又正值高中,学业紧张,眼镜不得不暂时把橡皮章子放一旁。但这件事像她喉咙里的一根鱼骨,要么吞下去,要么吐出来。恩,她吞下去了。

告别高考以后,大学里大把的空余时间,她都投入到了橡皮章子的世界里。“圈子里有本书叫《我的手工时间:haru的橡皮章生活》,是台湾人气橡皮章达人haru的心得和许多独门绝招、冷门创意,巨细靡遗的各类技法分解步骤图。这本书也算是我的一个良师啦!”

如今的眼镜,作品有花卉、动漫、英文长句……橡皮章子的杭州活动小组也是眼镜在今年夏天建立的。小组已经活动过三次,人数也越来越多。她清楚记得第一次活动的场景,在杭图的大空间里,刚见面的橡皮章子达人们脸上都写着尴尬、尴尬、尴尬,只好各顾各地埋头刻章。“你知道,做手作的小朋友都很内敛的啦!”作为组织者,眼镜硬着头皮为大家开场,介绍自己的作品,提出一些疑问。场子终于热了,于是大家开始把自己的章印给别人,也把别人的章印在自己的本子上。“互相留痕”是他们活动的方式之一。

可惜的是,活动进行了几次,小组里尚未出现男生。手作之于男生,似乎总隔着一层膜。“其实刻橡皮章子很适合男生,他们的手力较好,操作比较稳定。台湾、上海、北京比较厉害的大手中,有很多是男生。”

梦想是开咖啡馆+手作教室

3

眼镜在浙江理工大学学服装设计与工程,要读这个专业并不容易,她还和爸妈进行了一段抗争。爸爸是做染织行业的,妈妈也曾做过服装,正是因为半只脚在行内,所以清楚地知道行业的不容易。

眼镜成绩不赖,父母希望她读医。“读医稳定啊,赚钱啊,听起来也光鲜啊!做家长自然希望孩子选这样的专业。”她咧嘴笑笑。不过从小在布艺、手作的氛围里长大,怎么可能不耳濡目染。她很坚决地宣布“第一志愿听我的,其余都听你们的”。

她成功了,并顺利读了自己想读的专业,名正言顺地开始拿起剪刀,拿起刻刀,穿针引线。橡皮章子是她的专攻重点,布艺、首饰制作也让她一度着迷。

她刚入手了一台1000多元的缝纫机,兴奋地和我讲述它的各种妙处。她的下一个目标是价值五位数的缝纫机,据说可以直接和电脑联网:“你在电脑上画出的图案,只要输入,缝纫机就可以自行操作,再复杂的图也难不倒它。”

眼镜说起大学上裁剪课,为了抢学校机房里新的一批缝纫机,她6点钟就啃着包子等在门口,活像一个工厂女工。“现在终于有自己的机子啦!”她脸上写着“如获至宝”四个大字。

大学生活似乎都是围绕着各种手工展开的。她擅长拼花色,做了很多手机袋、收纳盒,有的自己留着用,有的送人了。她还买来各种材料自己制作各种首饰,对她而言“趣味性很强但原创性不强”。所以一段时间以后,她还是将更多的专注放在橡皮章子上。

因为理工宿舍区有创意市集一条街,她申请了摊位。橡皮章子像是这条街上的一个异物,大家都会好奇地看看。“可是这个有什么用啊?!不就是块橡皮么!”面对这样的质疑,眼镜也一度很沮丧,要卖出一个橡皮章子真的比卖出一件首饰难太多了。她也妥协过,甚至用原本定价的一半出售。

然而现在,橡皮章子的圈子越来越大,“识货”的人越来越多,眼镜反而有些后悔之前的妥协。她说:“宁愿自用,也不贱卖!”她的摊子还在,她会继续等待不只是纠结于价格而是能看到橡皮章子价值的人。“遇到有缘人,送也不是问题!”

“橡皮章子上,有一种坚持手作的精神和手作者在手作过程中传递的愉悦。另外,印章可以反复印,可以留在任何你想留的地方,也算是给人生留痕。”

也算是给人生留痕

2

在眼镜的记忆里,有这样一件事情。在她读小学五年级的时候,很想买一个芭比娃娃。可是价格不菲,她又不敢开口问妈妈要。于是存了压岁钱,偷偷摸摸买了一个,只够买娃娃的,不够给它买更多的衣服、装备。好在家里的破布头多,她就自己裁剪、染印,给芭比娃娃做了渐变色的衣服,很得意。

为了不被妈妈发现,眼镜把芭比娃娃藏在家里衣橱里。可是,哪个小孩拙劣的藏计会不被家长揭穿的?一顿好骂之后,妈妈也惊讶女儿的心灵手巧。

其实那个时候,眼镜心里就种下了手作的愿望。对将来的打算具体又明了:开一个有手作教室的咖啡馆。

杭州橡皮章子小组现在的活动场所就常常面临各种问题,要有可以摊放材料的大桌子、好的光线,又不能太过吵闹,最好还能有志同道合者能顺便加入到这个队伍中来。

“这个地方应该是五彩缤纷的,让人很有创造力,很快乐!”眼镜畅想着,又摆出了各种橡皮章子给我看。眼镜很兴奋的是最近他们将热缩片结合进橡皮章子的印刻。就是将刻好的图案按比例缩小,一般缩到五分之一,印制到各种东西上去,比如耳钉、项链坠子、手机链等。这样作品就可以被批量生产,拓宽了橡皮章子的用处。“下学期可以把这些小玩意儿一起放到摊子上卖,把橡皮章子以各种形式传播出去!”

小组通常一活动就是一整天,有点“日升而作,日落而息”的意思,活动结束前互相印上各自的作品,也会交流一下技巧。杭州的小组除了清一色女生外,年龄大多还偏轻,也有一些姐姐级别的。眼镜倒是挺希望“家庭主妇”们的加入,可以丰富业余时间,也可以将橡皮章子推广起来。

橡皮章子的小站里,有一个提案区域,很多人提出了有趣的方案:《二十四节气》、《今天吃啥》、《宝贝》、《学习工具》……小小的一块橡皮,一旦交流、流通,可以承载的东西会比你想象的更多。

难怪有人问:“橡皮章子,你刻上瘾了吗?”

新闻来源地址:http://hzdaily.hangzhou.com.cn/dszb/html/2011-09/08/node_557.htm